彭山江口沉银遗址结束首期发掘出水文物超3万件
http://tour.scol.com.cn/  (2017-04-14 09:03:26)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许雯  

银锭

铁矛

发掘现场。本栏资料图片均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

专家认为,这属于世界级考古发现彭山江口沉银遗址结束了3个多月的首期考古发掘。4月13日,遗址2016—2017年度水下考古发掘成果通报会再度在彭山举行。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刘志岩现场介绍,这次发掘出水文物总计超过3万件。

据悉,出水文物中的各种册封金银册数十件、张献忠“西王赏功”金银币数以百计,此外还有大量金银锭以及金银首饰。其中,和张献忠大西国相关的文物就有上千件。陆续赴江口考察的专家一致认为江口沉银遗址的发现,是定陵之后最重要的明代考古发现,是世界范围内所发现的为数不多的批量宝藏,属于世界级考古发现。□本报记者 吴晓铃

“钱范”证明张献忠正在逃亡

刘志岩透露,这次发掘出水的3万多件文物,种类以金银铜铁等金属材质器物为主,其中有张献忠大西国册封妃嫔的金册,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和大顺通宝铜币,铭刻大西国国号的银锭等,此外还有属于明代藩王府的金银册、金银印章以及戒指、耳环、发簪等各类金银首饰,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兵器,另还有瓷碟、瓷碗、铜锁、钥匙、秤砣、顶针等生活用具,种类丰富多彩。3万多件出水文物,构成完整的证据链:江口遗址就是战场遗址。张献忠在江口并非主动沉银,而是和川南地方军阀杨展战败后,船上物资被打落入水所致。

那张献忠是主动迎战杨展,还是放弃成都后准备转移时被伏击呢?此次出水的一件“钱范”,可以还原张献忠彼时正在仓皇逃窜的事实。

据介绍,所谓钱范,就是古代铸造金属货币的模子,也称“钱模”。以前汉代五铢钱也曾有石范和陶范出土,这次出水的钱范则为铁质,更难得的是,一枚西王赏功银币还套在钱范里面。省考古院副院长周科华认为,钱范的出水,完全可以推测张献忠正处于从成都向外转移的路上,并非主动迎战杨展,“否则他只会带够打仗所需物资。把钱范随队携带,显然是考虑以后转移他地时,还要铸造钱币。”同时,这个钱范的发现,还能为鉴别“西王赏功”币的真伪提供帮助。

银锭、碎银镌刻明史“密码”

4月13日,江口沉银考古向媒体展示了部分出水文物:带着泥水腐蚀痕迹的西王赏功金银币、50两一枚的银锭,以及各种金银首饰,场面十分震撼。记者看到,很多银锭上都刻有铸造地名,或者工匠、当地巡抚、银两重量等文字。

这些文字中最为可贵的是各地地名。刘志岩透露,根据目前初步识读,这些地名北至河南、南到两广及云南、西至四川、东到江西,范围囊括了明代大半个中国。把这些张献忠抢自当地府库的官银上的地名勾连起来,就可以看出张献忠的行军路线和势力范围。

此次出水文物中,还不乏大量碎银,这也透露出张献忠在一路烧杀抢掠的过程中,除了主要针对宗室、富户,普通的老百姓也并不放过。周科华则认为,这些文物,对研究农民起义军的行为方式具有参考价值。

研究整理将展开 彭山将建博物馆

随着雨季到来,岷江水位逐渐提高,江口遗址首期发掘宣告结束。未来,省考古院将开始整理出水文物、编写发掘报告、修复出水文物并组织专家进行研究。省考古院院长高大伦透露,此次出水文物中有一枚金印,上面有一个“宝”字,“像这枚金印属于张献忠还是明朝藩王,就需要进一步研究。因为金印有切割痕迹,如果属于张献忠本人,不会随意损坏。”

高大伦还透露,未来考古院还将开展大范围物探工作,寻找沉银的有利储集区,在遗址的上下游开展系统考古调查,为确定遗址范围和明年的考古发掘区提供线索。高大伦认为,虽然这次发掘出水了3万多件文物,但江口遗址东西南北的边界在哪里,还需要继续厘清。

而当地已开始着手打好“江口沉银地”这张牌。彭山区委书记梁磊介绍,彭山已开始了博物馆的前期规划工作,争取在两年内建成一座在全国具有标志性的博物馆。链接放心 未出水文物很安全

江口沉银遗址首期发掘结束之后,围堰将拆除,汛期到来后的江水将把考古工地全部淹没。那尚未出水的文物,会因此被盗掘或者被水冲走吗?记者了解到,文物遗失的可能性完全为零。

考古人员介绍,出水文物所在区域几乎全部是在江底赤褐色的砂岩夹缝中,上面还有五六米高的泥层。如果不人为刨开这些淤积层,根本不可能有文物出水,因此也不存在文物被江水冲走的可能。那盗贼还会有像以前一样悄然赴江心盗挖文物的机会吗?同样没有。彭山将全力配合做好河道内外管控、防止盗挖文物并保护文物安全。 (四川旅游新闻网记者 吴晓铃)

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