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星空的秘密
http://tour.scol.com.cn/  (2017-03-17 09:18:44)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许雯  

四川省天文科普学会走进成都花园国际小学。

在世纪城路边开展天文观测活动。

跨年星空大会活动。 受访者供图

四川旅游新闻网记者 吴梦琳

2月27日,农历二月初二,中国民间素有“二月二,龙抬头”的说法。那么“龙抬头”是指的什么呢?四川省天文科普学会发布一条微博:“中国古代将星空分为‘三垣四象五宫二十八宿’,其中的四象就是大家常说的东方苍龙,西方白虎,北方玄武,南方朱雀。‘龙抬头’中的龙,指的就是东方苍龙。苍龙由角宿、亢宿、氐宿、房宿、心宿、尾宿和箕宿七个星宿组成。角宿即为龙角,由11个星官组成,其中星官‘角’有两颗成员星,室女座的角宿一和角宿二。从下面的模拟图我们可以看到,今天晚上11点,龙角从地平线上升起,‘龙抬头’指的就是这个现象了。”

四川省天文科普学会,这个由“70后”“80后”带头,以“90后”为主的民间组织,除了抬头仰望星空、观测星象,更潜心做科普,走进省内多所院校,还曾为省内大中小学天文台建设等提供方案和意见咨询。

走南闯北看“星空”

四川省天文科普学会的由来,源于2009年在国内发生的日全食天象。天文爱好者张春来和一群有共同爱好的四川人,在网上组建了一个QQ群,热烈讨论这个让他们十分激动的天文现象。此后,这个爱好者群体逐渐壮大,2014年,他们正式注册了四川省天文科普学会,张春来任会长。

他们最初观测的范围主要在成都城区。由于自然条件限制,成都能看到星空的夜晚并不多。不过,一旦遇到好天气,大家就热情高涨,经常观测到很晚。后来,他们的观测范围逐渐扩大到省内及国内其他地方,尤其是人口稀疏的高原地区,他们“跑”出了好几个最佳观测点。

距离成都600多公里,位于攀枝花和云南楚雄交界处的方山,秋冬季天气晴朗,夜间气温也不太低,常常抬头就能见到满天繁星,如今已是学会的天文台和天文科普基地之一。而达州的八台山,夏季降雨少,适合春夏观测星空,能看到灿烂的夏季银河。

观星很大程度上“靠天吃饭”,算好时间、架设好装备,突然一朵云飘来,就不得不赶紧收拾装备换地方。2011年6月,月全食发生时,有一大片乌云从成都向川东蔓延,为了捕捉“红月亮”,天文爱好者们从成都一路向东奔赴到南充,才看到了壮观的天象。

在观星中,也时常会有惊险故事发生。在荒无人烟的野外跟着星空奔走,早上醒来才发现原来处于危险地带。但有付出就有收获,曾经在新都桥的一次观测活动,他们就亲眼目睹了壮丽的冬季银河和黄道光。

让星星走进大众视野

如今,学会已有40多个会员,主力从“70后”延伸至“90后”,甚至还有“00后”。他们不仅自己观星,而且绝大部分时间都耗在了天文科普上。

副会长秦家捷、秘书长税开天和副秘书长刘畅都是“90后”。虽然大学刚毕业不久,但他们都有5年以上的星空观测经验,是资深的天文爱好者,也是目前经过培训和实战的专职科普讲师。

秦家捷不仅四处观星,还自学气象知识,成为学会里的气象科普达人。现在,当学会要组织观测活动时,大都由他提前进行气象分析,确定合适的观测地点,学会发布的很多关于气象以及中国传统二十四节气等科普文章,也由他撰写。这群年轻人,也见证了天文观测活动越来越多地走进大众视野。

以前,他们在成都一家商场前面的广场上进行观星科普时,还曾被保安制止,但如今,有不少商家主动邀请他们开展一些观测和科普活动。去年中秋节,学会在成都举行了公益天文观月活动,从晚上7点半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吸引了上千市民参加。

2017年元旦,学会组织了跨年星空大会,30多人从成都一路奔波600多公里到方山,在漫天繁星下一起迈入新年。那次,他们观测到了冬季星空里著名的疏散星团——金牛座昴星团M45。它是中国古代神话“七仙女”的原型,距离地球大约410光年。“金牛座昴星团M45,是疏散星团中少有能观测到云气的天体。用14英寸反射望远镜观测它,可以看到这些恒星周围的淡淡云气,非常漂亮。”秦家捷说。

如今,学会在开展天文理论知识培训和科普观测活动时,还融入了爱国主义教育和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熏陶,组织了次数繁多的天文科普进校园、进社区活动,在法定假日、寒暑假,还组织了不少观星夏令营、户外观测等活动。

川西高原将有星空主题公园

不久前,张春来和另外两位会员一起,受到湖南一所学校邀请,为该校废弃多年的天文台进行改造方案设计。

虽然成员们年纪都不大,但学会凭借其专业性和活跃程度,如今已在业内小有名气,还吸纳了科普作家、高校教授以及国家天文台从事天文科研的天文学家作为荣誉会员。

2015年,在学会主导下,“川渝天文高校联合会”成立,走进重庆大学、四川美术学院等,指导他们开展天文科普活动。他们的科普合作学校之一——成都七中嘉祥外国语学校,也有几名学生入围全国中学生天文奥林匹克竞赛的复赛并获得名次。

查文献、看资料,成为他们的日常。此前,有一位摄影师在四川一座山上拍到一个神奇的天文现象,立即激发了他们的兴趣,通过查询大量的国外文献,发现原来这叫做“中间层涌动”。“具体的形成原因,我们也还在进一步查询了解。”射电天文学专业出身的曾阳说,目前,学会所做的科普,其实都是很基础的天文知识,但这不仅考验写作者的功力积累,更考验科普经验,如何用浅显易懂的话吸引读者的兴趣。

“科普是科研的基石和后备大军,是一个国家天文学是否发达的重要保证。”曾阳告诉记者,中国是世界上天文学起步最早、取得成果最多的国家之一,保存了大量的古人观测星空的资料和文献,也形成了相对独立、系统的古代天文学知识。在科普进学校活动中,他们常常让听众惊叹中国古人的智慧和成就。

据曾阳介绍,目前,学会和四川出版集团、若尔盖青藏文旅公司、若尔盖县人民政府等共同合作的西部牧场星空主题公园正在紧张建设中,今年6月,一个以天文观星为主题,结合天文科研、科普任务的星空文化产业主题公园将在川西高原上拔地而起,让川人仰望星空有了更多的期待。

新闻推荐


关于我们